儿时文学梦这样事实
发布日期: 2019-03-10

父亲始终惦记着我读书的爱好。我读中学时,有一次,父亲去县城办事,他到县城唯一的书店——新华书店,用仅有的多少元钱为我买了《金光大道》《艳阳天》等书籍。当父亲走出书店,已是夕阳西下、倦鸟归巢之时,由于没钱坐车,父亲步行30多公里,直到深夜才赶回家中。当他把我从睡梦中喊醒,将一摞散发着油墨馨香的书籍放到我的枕旁时,着实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。那一夜,我床前的油灯,始终亮到东方将晓。

有理想,是美好的。妄图成真,更是幸福的。妄想的实现,需要付出汗水、耗费心血。

梦想岂能轻易放弃,面对失败的打击,我不气馁,而是以身残志坚的张海迪为榜样,保持写作,坚持投稿,并一直提高写作水平。

上世纪80年代的城市,虽生活贫乏,但民风浑朴,每天都会发生一些让人或冲动、或伤心、或喟叹的事件。耳闻目睹,我就拿起笨拙的笔去描摹、抒写,但因为文字功底薄,我写的稿件要么泥牛入海无消息,要么收到一张薄薄的退稿告知单。

我的幻想是成为一个文字工作者。

小学时,我对汉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当时,父亲是大队支部书记,他发现我喜好看书后,经常从大队图书室里借图书给我看。有时,还会给我买回《带响的弓箭》《迷惑人的鱼塘》《小号手》等连环画。捧着崭新的连环画,我会喊上多少位小错误围在一起,一页页认真地翻看。就是在这样的阅读环境中,我意识的字越来越多,并沉醉于汉字诱人的魅力中。

为了梦想,我拼命地浏览,并尝试用稚嫩的笔去描摹心中美妙的生涯。12岁那年,我写的一篇童话《猴子学飞天》在一家省级少儿刊物上发表,并得到了8元稿费。就是这8元的稿费,给我无限的勇气跟力量,让我真正地爱好上了创作。

父亲的关心跟等候,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化作一颗空想的种子并生根发芽:我要当一名文学家,我也要写书!
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本港台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